林檎

最肯忘却古人诗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

《队报》C罗专题报道:寻找克里斯蒂亚诺(20160409)

Fiona卓二2贰:

连载在微博,相关图片也在微博,文字完整版发这里,就不发图了。


严禁他人二改和再次上传,出于任何目的都不允许。




原文出自L'Équipe Magazine订阅版,一共四个部分,参见1760号,P31-67.因为原文有三十多页,非常长,所以前半部分并非完整翻译。


欢迎指正。




Looking For Cristiano Ronaldo


 



  • PART I "皇马巨星,马德里边缘"



P32 关于住宅。


C罗居住在有83000居民的Pozuelo de alarcon,位于马德里西部郊区。这是西班牙最安全的地方,连片的迷你街区相互独立,由栅栏和保安隔开。环城区域是最大的、豪宅最多的片区,叫做Finca,大概有400个足球场那么大。其他人要进入住宅区时,只能通过四个门中的一个。但是军工厂式的安保管理不会对业主造成麻烦,只需指纹认证。在Finca外围,第一圈铁丝网之内的区域对行人、慢跑者和骑行车开放;接下来,就是一道墙,把足球明星、电影明星和大商人保护起来。最多只能看到入口处的兔子。摄像头24小时开启。门德斯住得最近,多洛雷斯阿维罗住在稍远一点的Finca 2区。Finca 1的住户是C罗贝尔这样的超级巨星,Finca 2住的是小明星,比如说马竞的球员。


Manu Sainz是C罗在AS报的亲信记者:"他选择Finca的理由很简单,可以休息,可以放松,在这里完全与世无争,是他的避风港。"但是Finca与皇马的Ciudad deportiva du real体育场正好在城市两端,相隔30多公里,交通通畅时行车需要三十多分钟,通常都远远不止。阿贝罗阿和贝尔也在这个区,但是原本在此的本泽马已经搬家了。


有趣的是,只有在这个全封闭的地方,明星们才能获得自由。而一旦离开家,C罗的出行都经过周密规划,提前预定VIP,他要去的地方通常不知道是谁要来,只接到通知:"一个重要的球员要过来了。" 一般来讲,附近的其它建筑也会被布置好,以防范狗仔。


 


P34-37C罗及其亲友常去的咖啡厅叫做Miranda,在Pozuelo的Somosaguas区。他从车库进入这家由葡萄牙老乡Fernando经营的餐厅,建立已有18年之久。Fernandon:"他也许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就会过来,没人能预知。他一般会点果汁或者Panaché(啤酒+柠檬的混合饮料),要么还会点些葡萄牙小菜,烤鳕鱼、烤鸡翅、francesinhas(一种比较精致的煎蛋三明治,加辣酱)⋯⋯"罗妈几乎每天都在Miranda餐厅吃饭或者喝咖啡。罗妈的男朋友叫做José Andrade也跟她一起,还有一个被称作Zé的女婿,Zé是C罗最好的朋友之一:就连当时在曼彻斯特的时候,Zé和C罗的姐姐Katia已经分手,Zé还是住得离这家人很近。


关于迷你。多洛雷斯:"如果Ronaldo不给我打电话,就是说我要去帮他接儿子放学。"迷你罗的学校British Council School(没错就是考雅思的那个地方)坐落在咖啡馆几百米之外,进行西班牙语和英语的双语教学(也就是说迷你是三语者),一年的学费约为10000欧元。


关于皇马。皇马历史上一直是一家提倡谦逊低调的俱乐部,与C罗的张扬所有矛盾。迪斯蒂法诺曾经在六十年代购买了一辆美国产的大轿车,而时任主席伯纳乌不允许他在马德里城区驾驶这辆豪车;俱乐部的巨星在首都的座驾必须毫不起眼。皇马也是一家相对保守传统的俱乐部。而C罗引发的伦理争议对这家俱乐部而言也十分微妙,包括他如何隐藏了儿子生母的身份,又或者他如何回应外界对于他频繁前往马拉喀什(摩洛哥)的批评,当然也包括陈词滥调的,关于他的性取向的议论。


 


P38 C罗与皇马的第一次关系破裂发生在他的30岁生日会。一开始C罗打算在家中庆祝,但为了避免扰民,地点改至In Zalacain餐厅,就在Fina区的入口。这一天晚上C罗亲信都担心球员庆祝的照片传出会造成极大反响,所以他们甚至不敢出门。但将近150名宾客中有些从很远的地方赶来,不可能取消。宾客被要求将移动设备放置在门外再进场,任何图片都不能外传。凯文罗尔丹,当晚的DJ,是唯一一个没有这样做的人。这一晚之后,"葡萄牙人过得很逍遥"的念头在皇马球迷中蔓延。Miguel Angel Martin是主席俱乐部的一员:"皇马是时候重建队伍了,他为我们的球队做了很多,但是如今情况变了。他只会虐菜。其他人都在积极防守的时候他却慢悠悠的,看着让人很难受。" 不过说这些话的时候Martin肯定没想到C罗在国家德比上会有关键表现。这些批评当然是一种形式的不公正,但C罗从来都不懂得顺应美菱格的希望,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。重提12年"C罗不高兴"和"如果所有人都有我的水平",AS记者Manu Sainz辩护:”C罗就是这样,他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。"所以,C罗还是那个不够恭敬的大男孩,驱使他的还是那份雄心壮志。这个赛季,即便遭遇了贝尼特斯的困难期,他依然能够重新起跑,以29粒(现在是30)进球独占西甲射手榜鳌头,他足够愤怒,也足够渴望。比赛图片来自3.20 皇马4:0塞维利亚。配字都是特别文艺的话,什么时间停止,流光溢彩,独揽现代进攻的所有招式,简直写情书了妈呀。可是买不到你们写再多文章也买不到呀....哦。还说你票从头到脚都是最强的球员之一,但是最优雅的球员没有之一(译者表示,然而然配图很喜感一点也不优雅,神秘的微笑.jpg)


 


 



  • PART II 红铁烙印



P52 关于曼联。


Mark Wylie(1991年起担任曼联博物馆馆长):”C罗留在曼联博物馆的东西不多,他自己在马德拉开了一家专属博物馆。2011年,他托人交给我们一座有机玻璃的11年金靴奖杯复制品(此处指欧冠金靴),并且说:'感谢曼联让我成为了一个全面的进攻手。' “


“2009年,博物馆设置了临时展览’Special Cristiano Ronaldo’,我们就去他家里取他的奖杯和收藏品。他家有一个专门放这些东西的房间,本身就是一个迷你博物馆了。他什么都收集,摆在玻璃窗里眼花缭乱。包括最小的个人奖杯,还有他自己的动作大片挂在墙上。但我倒是没见着裱起来的球衣。最重要的展品当然2008年欧洲金球奖。我们拍了很多照片、列了长长的清单才离开他的个人收藏室。但C罗展览关闭的时间比预计要早。得知他要转会皇马之后,我们就中止了这个项目。”


"除了金靴复制品,我们还得到了一件他在04年足总杯决赛3:0击败米尔沃尔时所穿的球衣。是件后背球衣,他穿过的、自己留下来的、或者跟别人交换的。要拿到球员真正穿过的球衣很复杂,因为球员总是会交换球衣,而且他们每个人都乐意这么做。”


“过去更容易的是拿到球员的鞋子。我们拿到了两双,分别是2003-2004和2004-2005的耐克球鞋。C罗的奖品陈列室很大,但是就像保罗斯科尔斯和加里内维尔,他有朝一日也不得不把墙拆了来扩建它⋯⋯”


 


P54


Denis Law :1964年金球奖得主,62-73为曼联效力。前任俱乐部苏格兰大使。


“C罗是家人。


“曼联有一个金球奖得主的大家庭,64年的我,66年的博比查尔顿,68年的乔治贝斯特,然后就空缺很久,直到08年的克里斯蒂亚诺。他的这项荣誉对俱乐部的形象来说是神圣的。在我看来,他是曼联历史上最重要的三名球员之一,其他人是查尔顿爵士和乔治贝斯特。在克里斯蒂亚诺还没成名的时候,我去葡萄牙旅行,他们就说里斯本竞技有个天才小伙子,叫什么罗纳尔多的,那会儿他还是个孩子。


“曼联历史上的金球奖得主最后都离开了俱乐部。当时我没有选择,因为不被信任了。克里斯蒂亚诺梦想着皇马。他曾经忠实地为曼联服务,对于俱乐部只有赞誉。他是家人。


 


p56-57


Kathy Philipps:曼联训练中心接待员


他过去常学猫叫


“罗纳尔多是我最喜欢的孩子,还有贝克汉姆。我还记得他来这里的第一天,穿着运动衫,妈妈陪着。她拜托我好好照顾他,所以一旦有什么需要,罗纳尔多就来找我。一开始什么都需要我帮忙。后来,他就完全自主了,还学了英语。有时候,他躲在训练中心的门后面,喵喵地叫。我就过来看是不是真的有走丢的小猫,结果其实是他……他就喜欢跟我开这种玩笑。


“他父亲去世的时候,我也失去了丈夫。我们两个同病相怜。我知道他在采访里谈起过我,说我给他泡的茶很好喝。他从没忘记我,时不时给我寄球衣,9号的,7号的,换了赞助商也要寄,用盒子精致地包起来,而且还配上留言:’再次谢谢你,kathy,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。’ 


“去年,葡萄牙和阿根廷在老特拉福德踢友谊赛的时候,克里斯蒂亚诺叫我到葡萄牙更衣室去,然后在走廊里我遇见了梅西。我得把眼睛闭上,因为他们不是都穿着衣服。“


 


 


p57


mike phelan:前任弗格森助手。前任曼联球员和俱乐部英格兰大使。Hull city的助理教练。


他唯一让人担心的地方,是他太爱足球了。


“一切都始于2003年夏天对里斯本竞技的友谊赛。弗格森爵士的助理carlos queiroz负责提供消息。那一晚下着雨,一个18岁的孩子让John O’Shea为之疯狂。比赛之后,弗格森要我去更衣室叫球员们多等一会儿,因为他要去跟里斯本竞技的高层谈一谈。我们的球员都在抱怨,因为他们急着回家。“那个夏天,罗纳尔多就像个登陆地球的火星人一样不适应。幸亏他的家人陪着他。我们很快就发现,他有了不起的特质。他喜欢探索自己的极限,他犯过一些错误,但都不严重。唯一令人担心的,是他太爱足球了。如此热烈,简直到了令人恼火的地步。在斯科尔斯精疲力尽的时候,他就去给他上一课,来个铲球……我们一直告诉他,他有十名队友,在场上他不是孤军作战。我们必须纠正他,不能让他频繁倒地,因为在英国,这是行不通的。他不喜欢被批评,但是学得很快。他马上就明白自己必须变得更结实。无论在训练场、在健身房还是家里,他自己加练,从不间断。我们又不得不特别注意他,以免他练过头。不过这个小孩自己知道分寸。他从没伤过自己。完美无缺的健康生活,瞧瞧他现在,31岁了,还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状态。”


“他总是想要变成最好的。我们是他追求最佳的道路上的辅助。他不怕任何事,也不怕任何人。2006年世界杯和鲁尼的冲突之后,他回到俱乐部,承担了责任。就算不喜欢他的球迷和媒体都很尖锐,他也回应了……实际上,他享受这个。成为聚焦点,这是他喜欢的。”


”直到现在,如果知道弗格森爵士去现场看他的比赛,克里斯蒂亚诺一定会去跟他打招呼,就算当晚皇马输给了巴萨。克里斯蒂亚诺是个好孩子。”


 


P58


DAVID MEEK:作家,《曼彻斯特晚报》记者,前曼联通讯员。


弗格森总是为他辩护


“2007年,我出版了一本书叫做《一个完美的10》,写的是我眼中前10名的曼联传奇。当时罗纳尔多还是一个年轻球员,但有人告诉我他将要被写进俱乐部历史。那个时候,我就把他排到了第10位。编辑还决定把他放到封面去。如果重新出版,我会把贝斯特排第一,坎通纳第二,爱德华兹第三,罗纳尔多第四……”


”当时我以为他合同没到期就会离开俱乐部,但他留在俱乐部直到2009年(意思是续约之后再转会皇马,否则C罗本应在08年夏天就前往马德里),他对曼联的感情是真的。2008年他刚刚赢得金球奖和欧冠的时候,弗格森说服了他。他真的这么做(多留了一年),粉丝都很感谢他。有时,在弗格森的办公室,我们会聊起罗纳尔多。弗格森试图说服我,他之所以容易倒地,是因为速度太快,所以即便很小的身体接触也容易让他失去重心。他总是为他辩护。弗格森喜爱这个小伙子,因为他就像一个家人。对于boss来说,这就意味着安心。”


 


P59


stuart mathieson :《曼彻斯特晚报》记者


克里斯蒂亚诺给我展示了他的奖牌


“K103电台的评论员说他是新的乔治贝斯特。他说得对。


“我跟他只有一次面对面的采访,是在2009年5月之他父亲去世之后,我问他是不是愿意谈起这样的私人遭遇,他对我说,可以。然后过了几天,我接到一通俱乐部的电话,他们告诉我罗纳尔多生气了,因为别人谈论了他过世的父亲。我一直没明白这通电话是什么意思。”


”克里斯蒂亚诺一直是个很有魅力的小伙子。他总是在混合采访区停下来接受采访,如果有个问题惹得他不高兴,他马上就会说出来……那天晚上在莫斯科赢了切尔西之后,我问他怎么消化自己射失的点球。他回答说:’诶!我们刚刚赢了欧冠,我得分了,而你就知道说我踢丢的点球!’然后他就给我展示他挂在脖子上的优胜者奖牌,还在笑呢。“


 


 



  • PART III 马德拉:家族的辛酸



马德拉的CR7博物馆目前正在向海滨地带搬迁,最终将坐落在渡口码头的对面,罗纳尔多雕像则正在翻修中。C罗与pestana合作的酒店将建立在稍远一些的地方。欢迎来到马德拉,在这里,克里斯蒂亚诺·罗纳尔多成为了唯一的旅游线路:粉丝们还能在他姐姐Elma的一间商店中购物,或者踏上Andorinha的合成草皮。在三金球得主效力的第一家俱乐部,7号已经被封存,仅能由C罗或者他的后人(指血缘关系上的)继承。


C罗母亲在自传《勇敢的母亲》中写道,当时医生拒绝帮她流产,她就喝下滚烫的黑啤酒,而且跑步直到身体不适,希望用这样的偏方自然流产。


C罗的父亲为马德拉的绿化带工作,1975年他从安哥拉独立战争回国,用酒精麻痹自己。多洛雷斯的自传中也透露,她成为了丈夫的受害者。2005年9月6日,C罗的父亲去世,享年51岁。


从那以后,罗纳尔多正式担任了家族保护者的角色。保护他的姐姐,katia(歌手)和elma(设计师);但尤其是保护他的哥哥。2014年获得第十冠之后,他首先拥抱了雨果。长子雨果曾经是一个瘾君子,如今他是CR7在岛上的某种程度的代言人:他经营C罗的博物馆,也是马德拉联盟


(葡萄牙联赛D1级)主任办公室的一员,这个联盟是克里斯蒂亚诺赞助的。


去年,我们在Quinta do Falcao咖啡馆的露天吧台上巧遇雨果,那家咖啡馆里挂着罗纳尔多的曼联球衣,店老板是Joel Santos、MaritimoFunchal(丰沙尔当地球会)的前球员。雨果没有避开我们,他不愿意公开发言,但是花了一些时间向我们仔细讲解该怎么打扑克牌。然后他给我们展示了家族旧址,那个地方现在已经被毁了。实际上,那是一间三室的简陋小屋,屋顶是锌板搭的,墙上也盖着金属板子。C罗小时候常常逃离这个破旧的家,就和他逃课的次数一样多。


到了晚上,C罗的晚餐是一杯酸奶和一份糕点。马德拉国民的高层认为10-12岁的C罗太瘦弱了,所以有时候在训练之后,俱乐部额外给他一碗汤和一只三明治。


对于所有这些故事,雨果这样总结:“我和他一起经历了人生的苦难。罗纳尔多做了他该做的事情,生活转了一个方向。他是一场旅行。他是一个保护者,我们拥有的一切,都要归功于他。”


C罗让妈妈和哥哥姐姐搬家到丰沙尔的另一个街区,能够看到海湾。但是,当C罗回到岛上的时候,他会专门绕道去Quinta do Falcao,跟最老的朋友们打上一局台球。有一次,他甚至把伊莉娜·莎伊克带回来,后者当了五年的未婚妻。据说,俄罗斯模特在这里点过一支冰淇淋。


 



  • 直到2007年,葡萄牙不允许进行非医疗考虑的人工流产。



 


 


 



  • PART IV 里斯本:热卖狂潮



对于Antonio José Gonçalves来说,1997年八月末的那一天还恍然如昨:在他的咖啡馆里,来了一个身形瘦弱,衣着寒酸的12岁小男孩,当时被叫做“Roni”。


“他看起来弱不禁风,我跟他说在里斯本会有人照顾你的,而且罗纳尔多这个名字在足球界好听又吉利。”五个赛季里,未来的三金球得主几乎每天都会去Magriço。这间咖啡馆开在老José Alvalade球场的脚下,C罗在这里吃早餐,下午还会来加餐(因为伊比利亚人的饭点很晚,8点以后吧)。那个时候,里斯本竞技没有专门的训练营,球员们住在距离球场很远的地方,他们头一天可能在Telheiras训练,第二天又要去Odivelas,所以他们有时候去Magriço吃饭,有时候去Tobisbar,这两家咖啡馆与俱乐部签了协议。


(下面是直译,包括比喻的部分。大家知道,我是不会写得这么CCTV的)


当出现在Magriço门口的时候,一如既往地,少年C罗想要展现一个好形象。在搭乘航班从马德拉前往里斯本之前,他没有在家人面前哭泣,直到坐上飞机上才泪如雨下。接下来的几个月,他也把内心汹涌的波涛隐藏起来,只把抽泣留在跟妈妈的通话里——几乎每天都是如此。有好几次,多洛雷斯恳求他“回家来”。


离开了他的岛之后,罗纳尔多的世界翻天覆地。在那里,他成为了街区明星,一个几乎所有人都要把球传给他的孩子。深夜,他会对着邻居的玻璃踢球;他会逃课,要凌晨之后才从足球王国里回到宿舍。对于家里最小的孩子来说,这都不要紧。在首都,他必须试着融入人群,抹去自己身上所有“乡巴佬”的印记。离家前几个小时,阿维罗家为他从头到脚穿上新衣,就是为了在里斯本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。


但是包装很快就破裂了。他第一节训练课就迟到,而且在被问起名字的时候,C罗的马德拉口音很重,以至于班上哄堂大笑。愤怒的C罗抓起椅子,要求老师叫他们停止嘲笑。类似的事情后来也发生过,学生时代的C罗总是引发纪律相关的担忧。不过小男孩能跟上白天的学业。好几月,他每晚练习纠正口音,尽管对于遥望摩洛哥的海岛*居民而言这口音再正常不过了。他会坚持不懈地重复说一句话。后来,从曼彻斯特到马德里,他又很快学会了说英语和西班牙语,不使用教材,只是口头练习。一遍又一遍。


(译注:


* 马德拉与摩洛哥隔海相望,甚至比葡萄牙本土更近,仅此而已。


* 里斯本竞技的老球场为José Alvalade, 新球场位于Alvalade XI,是一个集足球、娱乐一体的商业中心。)


 


 


P64


Antonio和他的两个兄弟Manuel和Januario一直经营者Magriço咖啡馆。他表示:“小C罗相当谨慎,而且非常有礼貌。”通向预定区的走廊上张贴着海报,讲述了罗纳尔多如何在里斯本竞技成长的故事。


出生于马德拉的Leonel Pontes是里斯本竞技青训的教练,自从1997年4月的会面之后,这名教练一直密切关心着C罗。


“我在马德拉的同僚们都说,他是最好的,前所未见。当时俱乐部派我过去带少年队,因为每年在岛上要办个大型联赛。我到了之后,有人跟我说,他(C罗)超龄了一年,所以就不踢这个比赛了。我还是决定跟他见一面,这个孩子被带过来,然后我跟他说:‘跟我来。’在一小块地上,只有他和一只足球,但是我已经看出他能做到不同寻常的事。五月底,他来里斯本竞技试训。第一次训练的时候,我在办公室里,是同事们过来找我:’这个小子是何方神圣?真是个天才!’


几周以后,罗纳尔多融入了里斯本竞技青年队,Leonel Pontes是他的教头。后者很快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情况:“在12岁的年纪,他不接受任何失败,即便对面是个肯定会被他碾压的小孩子,他也不让步。我们一起打乒乓球的时候,我一次都没赢过。实际上,反倒是他会来告诉我该怎么拿好球拍,怎么移动,怎么达到某种效果。他掌握了一套体育运动的专业措辞,就算是打乒乓球也知道该怎么调动身体!很少有球员能在这个年纪就这样成熟。这令人惊讶。”


在马德拉,小C罗无法接受失败这件事在训练员中人尽皆知,他甚至因此获得了一个外号:“爱哭包”。


Leonel Pontes:“他很有勇气,从不以弱点示人。他也会沮丧,但是不会让我们看见。我是通过他妈妈才知道的。我必须让他安心:在我看来,什么问题都不存在,他一定会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卓有建树。”


在没有比赛的周末,当其他寄宿生都回家的时候,罗纳尔多不是一个人留在里斯本竞技老球场空荡荡的走廊里。Leonel Pontes一家待他很好,有时候他们一起离开体育场,有时候一起去海滩(在Cascais,位于里斯本的西南部)。1997年9月11日,罗纳尔多和他在青训营的朋友们甚至可以去U2的演唱会现场——不需要门票。


“我说服了演唱会的一个工作人员,让孩子们从球场草坪过去。最后他同意了。可等我进去之后,我自己都被当时的盛大场景惊呆了,拿不准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。”


2010年罗纳尔多又遇见了Leonel Pontes,后者正担任葡萄牙国家队选拔的助理教练。


教练有些时候必须严格。据电子游戏室的老板说,罗纳尔多曾经沉迷于此,几个小时之内就能把一个月的钱花光。C罗自己也承认了这些往事,但只有一次。


“他当时只有15岁,难以避免会有些不好的行为。我们本来要去马德拉比赛,而最严重的惩罚就是不带他去。这很困难,因为他的家人和朋友都眼巴巴地等着,带着旗子还有各种加油的东西……对他来说,这是煎熬,但是从那以后,他更加坚强了。”


这个时期的罗纳尔多还住在Dom José宿舍,在Marquis de Pombal广场旁边。他有时候在里斯本街头散步,运动裤的卷边里装着铅质砝码,为了锻炼腿部肌肉力量。一个“牙齿不整齐,长着粉刺、头发里还夹着意面”的男孩。当时,他有点像个姑娘,Leonel Pontes还担心过他是否不够血性,但是C罗说:“别担心,你知道的,在马德拉,我踢爆了好多球呢……”


在餐厅,主菜之前他会先喝两碗汤来避免发胖。回到房间,他会做俯卧撑和腹部练习,一直都绑着砝码。


 




P67


训练结束之后,他还会留下来练习击球和任意球。罗纳尔多15岁时动了一个小的心脏手术,出于医学禁忌,他没有踢2001-2002年的比赛,结果Laszlo Bölöni的里斯本竞技获得了国内联赛和杯赛的双冠王。


Leonel Pontes:“他跟一线队一起训练,但和B队一起踢球。有一天,我看见他在健身房对着一只球练习过人,腿上绑着装着铅块的袋子。他请求我不要告诉别人,因为他还没在医生那里得到肌肉锻炼的许可。”


尽管医生不认可,但这个年轻人从没有产生顾虑,他依然在训练中全力以赴,希望出类拔萃。第一次跟一线队踢训练赛的时候,C罗引起了师兄们的注意:“冷静点,小伙子,这只是训练而已。”那一天,罗纳尔多停下来,走向对方,然后说道:“等我成为世界最佳的时候,估计你就不会这么跟我说了。”


母亲多洛雷斯来里斯本和他汇合,而罗纳尔多在2002年夏天才真正融入了一线队,但球场上并不太平。有一天,他正在开一辆小车,那是专门用来清理球场外垃圾的清洁车;球队的某个人嘲笑他:“看哪,罗纳尔多和他的法拉利!”出身卑微的未来CR7则直视对方,做出回击:“你想怎么嘲笑就怎么嘲笑,但你等着瞧,总有一天我会有满满一车库的法拉利。”


几个月之后,C罗在与曼联的比赛中登场,这场热身赛是为了庆祝新阿尔瓦拉德球场的揭幕。弗格森抢下了这名希望之星,并向门德斯保证,第一个赛季就能让C罗踢上一半的比赛。Leonel Pontes认为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:“在英超,最初两年他不是绝对主力,他当时还没达到巅峰。但要是留在里斯本竞技,他很快就会成为头牌。毫无疑问会快得多。”


漂洋过一座又一座海岛,从马德拉到大不列颠,昔日柔弱的男孩变身为一个踌躇满志的青年。后来,他又在里斯本度过了其它刻骨铭心的夜晚:19岁那年,2004年欧洲杯决赛0:1不敌希腊;但尤其值得铭记的是,皇马第十个大耳朵杯的征程最终在此地尘埃落定。十年后,那个成长于里斯本竞技的孩子留在本菲卡光明球场的遗憾,终于画下句点。


 


cr: L'Équipe magazine, numéro 1760, 9 avril,2016. rédigé par rdupont@lequipe.fr


翻译 @fo前请看简介(新浪微博)


禁止二改和再次上传。感谢阅读。

评论

热度(105)

  1. 林檎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鲨叶子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